中国民间对婴儿肤色、体型、脸型、发型等体毛的审美与成人截然不同。根据这种审美需求,民间宝宝一到满月就要给新生儿剃头、剪胎发,根据性别给宝宝留下儿童特有的发型。因为宝宝更多的时间躺在枕头上,头发短有助于宝宝的头部卫生,有助于头发冷却,不会长痱子,不会生气,生病少。同时,民间观念是,婴儿的毛越大越旺盛,就像镰刀后面的韭菜一样。

中国古代的泰发剪发大部分是100天,男孩剃的发型是“角”。也就是说,只剩下头顶两侧头发的两把头发。女孩是“拘留”。换句话说,头顶上留一把,塑造宝宝可爱的形象。

在古代,头发被认为是人体中最珍贵、最神圣的部分,一辈子都不能剃发,审美观念里浓黑、长长的东西很美。婴儿的毛美与中国传统中成年男女以浓密的黑发为美有着密切的联系。婴儿剃发、养发的传统一方面是平安祈祷,另一方面是准备他成人阶段的美丽。

古代汉族儿童发型

汉族为婴儿剃发的习俗从先进开始,一直延续到今天。根据《礼记内则》的数据,“3月底,择日理发,由男角女束缚”是对这种习俗的最快记录。历代婴儿胎发风格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也就是说,剃头的时候要留一点东西,不能刮胡子。

“胡子,头发堕落度”。小孩子剃头的时候,留在门附近的头发要叫“胡子”。因为每次剃发的时候,门旁边的头发都会留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小胡子会深深地垂下来。这就是小胡子。幼儿长一点就不再剃发了。《桃花源记》有云:“黄色头发浓密怡人。小胡子既是幼儿特有的发型,也可以作为幼儿的对称。把长长的头发分成两个分叉,绑上两个角,古人称之为“小伙子”。

民间为小孩子剃发的时候也有一种发型。剃头的时候,留下“大钱”,约定左侧,名字“部分顶部”,或者放在头前绑彩。就像哨兵一样,或者说“角”。这种发型在南宋以后在南方比较流行。

中国画有专门表现儿童生活的题材,称为“幼儿话剧头”。以这种“儒雅剧”为题材的画很早就出现了,安徽省马鞍山三国演义墓出土了漆器,两个孩子拿着棍子嬉戏。南唐画家咒语瞬间的《宫中图》度仕女剧婴儿被描绘出来。在这部《婴儿戏图》中,男孩的头发已经剪了,额头上部和后部只剩下一把毛。这也是古代最常见的少年发型。小孩子长一点的话,长出来的头发会绑在门两边,长得像两只角,这就是所谓的“小伙子”。

男孩留下“角”的习惯与汉族祖先对牛的崇敬有关。据文献记载,华夏民族的始祖炎帝,少数人,头上有角,少数人是炎帝部落的图腾之一。我们知道牛在农耕文明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男性是农耕社会的劳动主力,新生儿的头型牛角形状是祝愿宝宝健康成长,像牛一样勤劳成长。

女孩与男孩的发型不同,女孩在头顶正中央“十”字,纵横交错。这种钟一日的两把头发被称为“下午”,因此在女人头上交叉相通,所以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来”,也被称为“拘留”。很多家长把女孩子的束缚编成辫子,因为这种辫子往上长,所以被起了“天炮”的外号。“拘留”和“角落”一样,来自牛的崇拜,可以起到保护头顶的作用。

汉族民间认为孩子的关卡不能乱摸,受伤的话孩子会变成哑巴。在汉族的道教中,关卡也被称为“泥丸宫”,是灵魂进出的通道,也是上帝聚集的地方,因此要特别注意保护这个部位。父母为了防止孩子的灵魂从这里飞走,或者被恶鬼从这里拍到,在孩子出生后,利用从子宫里带来的泰斗遮住门,这是对孩子的一种保护,都反映出父母爱孩子的心。

古代儿童发型总体上是“拘留男女”,但不同时代,不同地区也有一些差异。

北宋时期河北地区流行的儿童发型是把孩子的头发全部剃光,只留下一块额头。留在额头上的头发大部分被修剪成桃子状,也被称为“桃子头”。在传统文化中,桃子是多伏多生的意思,与“仙桃”、“桃子岛”相关联。民间传说中鬼怪最怕桃树,大人给孩子留着桃子风格的发型,明确挂着父母的美好祝愿。这种留在鬼门关的“桃头”也能起到保护鬼门关的作用。

元朝的江南地区,婴儿剃头时,除了诱发额门外,后脑勺下方也经常故意留下一群名为“根头支撑”或“白世茂”的人。这种发型与头顶诱发相结合,形成了江南地区“额头留下聪明头发,后面头发要支撑根头发”的民俗。原因是船是江南水乡的主要交通工具。船要停泊的时候,船夫从船后面把一根竹子插到河床上,船停了下来。这种竹子被称为“根带”,后脑勺被称为“根头”。“白世茂”这个称呼也意味着长寿,希望孩子消除灾难,茁壮成长。

总的来说,古代儿童的发式根据积累的头部数量、分布和形态有多种类型。第一个是大门上只剩下一把毛,剩下的都是剃掉的,在古代被称为“胡子”。第二种是梳理头顶的一把头发,用绳子缠起来,称为“角”。第三种是在头顶的中间或后面留一小片头发,用短发带编成,把形状打磨成圆形。第四种是在后脑留下一小块头发,剩下的毛发绑上发髻,用彩色扎起来,或者为了装饰目的垂下两根丝带。

古代少数民族儿童发型

额头上部留头发是汉族的传统,其他少数民族儿童的发型不一定遵循这一传统。以契丹人树立的辽朝为例,契丹儿童最常见的发型是在头骨后面留下细长的头发,剩下的头发全部剃掉。或者,额头前留两条连接在额头中间的新月形长发,抿着耳朵,其馀的全部削发。或者在两只耳朵上分别留下一把长发,用小包子梳理,把剩下的头发都剃掉。或者,可以在额头前留下两根小股,梳理成八字形。

与汉族儿童发式相比,契丹儿童经常在头骨后面单独留下一根头发,称为“老母亲”,有祈求长寿和子孙繁荣的意义。

契丹儿童的爆发习俗和中原地区儿童的发式是相互影响的。“丹东同盟”后,辽松之间形成了数百年的和平,双方互派使者和边境贸易等,交流非常多。当时已经有很多北宋汉民开始穿契丹服装,这一现象在宋仁宗王朝也引起了皇帝的警惕。职业生涯8年,骑着“宋仁宗”曹金分公司徐晓契丹服和鞍上套子,女子衣服、铜、兔子棕色等。敢做契丹衣服毡笠、钓鱼码头等,违反语必论。这样才不一样。

作为草原少数民族的契丹,中原儒家思想束缚较少,儿童爆发形式比较自由,类别也比较多,体现了游牧民族的自由灵活性。汉族在与体坛族长期交往的过程中,发型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这种影响,汉族成人受制于儒家皮肤观念,发式比较固定。但是儿童发式从宋朝开始发生了越来越多的变化。

儿童发型的寓意

。恶灵加上吉兆,不受鬼怪伤害的朴素信仰。中国传统例子中提倡多边服装,但由于生活和医疗条件有限,儿童死亡是常见的现象。因此,古人缺乏应对能力,只能把孩子们健康成长的希望寄托在对鬼神、灵物的信仰和崇拜上,通过各种仪式习俗和服装饰品来表达精神信仰。

因此,孩子们的发型具有可以模仿邪恶、吉祥、长寿意思的动植物特征,保护儿童免受鬼怪的侵害。

秦始皇时代幼儿发式模仿了很多动物角,当时人们认为孩子们梳成这样的发型后,鬼怪们可以很容易地喂饱,而不会造成伤害。唐宋时期出现的“桃头”,就是想利用仙道的恶灵保护宝宝不受鬼怪的侵害。南部地区儿童留在脑后的“根头”或“小龟尾”也借用了充当“定海神针”的“根带”和吉祥水龟尾的形态特征,具有古代国民朴素的吉祥信仰。

不忘父母,传承孝道。“身体皮肤,受到的父母,不敢受到伤害,孝的开始”。大多数情况下,削发受儒教及其影响,对中原地区汉族人民是禁忌的。秦汉时期的刑罚将削发作为惩罚手段。但是孩子们的发型不受限制。

人出生时的胎发被认为是直接受到父母的,是母亲所生的产物,保持胎发能保存父母的静血,不忘父母养育的恩惠。因此,古代儿童的头发不能刮,所以要留一点泰斗。汉族的文化习俗是,有句谚语说,婴儿胎发具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可以保护儿童、消除疾病、健康成长,所以“头上留下一缕,活到九十九岁”。

宗教的影响。佛教传入中国后,获得了广大民众的普遍信仰。佛教中,大慈雷和普渡众生的观音菩萨被认为具有在民间送儿子的能力,因此,世人的膜拜受到的影响最为广泛。古代女性要去寺庙祈福、烧香、祭祀,产后在观音像前抱着孩子,为长寿皈依,所以婴儿的服装当然受到佛教的影响。随着佛教的传播和兴盛,幼儿发式吸收了佛教发式的特点,在保留额头正常发式的基础上,明代开始出现的其他部位都是削发的“萨米带”型发式,成为明朝、清雅的主流发式。这种发型类似于佛教中杜塔戴的发带,是儿童发型受宗教影响的明显例子。

总结

历史上,儿童发型在风格、诱发部位、内涵等方面各有特点,但总体上有相似的特点。先进时代儿童发型风格是南角女的束缚或南左狐,性别特征明显。在同一时期,多种发型共存更为常见。例如:先秦市南角女拘留、南左狐、唐代光头、五花头、桃头、宋代扁晶、桃头、民国桃花头、扁晶、刘海环、根头支撑、白世茂等。

虽然社会变迁,观念不断更新,但几千年来汉族为婴儿剃发的习俗一直持续到现在。今天,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汉族婴儿泰发风格仍然保留着古代遗风,婴儿泰发风格也是汉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孩子们的发型表达了传统民俗中对“福”的追求和期待,形成了中国人特殊的口福、祝福文化和审美心理。传统民俗的文化内涵和审美意义正是通过儿童发式等感性的出现出现在世界面前的。

|《桃头》《天炮》谈古代儿童发型特征及其背后的文化意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